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机甲之女生宿舍 第八十章 杀手

发布时间:2020-01-17 22:31:07

机甲之女生宿舍 第八十章 杀手

中秋节过后,几女开始继续上课,凌凡也继续给南宫雪送便当。

站在舞蹈室的角落里看着那个曼妙的身姿,凌凡神情复杂,昨晚他向南宫雪表白了,可对方的回应却让他完全琢磨不透。

她说她有未婚夫那应该是拒绝了自己吧?可最后为什么……

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脸颊,昨晚的温润似乎还残留在上面。

舞蹈音乐落下,凌凡回过神来将便当送给南宫雪,南宫雪一如往日地微笑地拿过,仿佛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小雪。”

“嗯?”

“那个,饭有点凉了,趁热吃哈。”

“嗯。”

凌凡想问的问题到口还是没能问出来,他有种感觉就算他问出口南宫雪也不会说。

走在回小别墅的路上,凌凡一直出神地想着昨晚的事,就在他走进一条偏僻的巷道时,一股冷厉的感觉忽然从他的背脊生起,细微的声响从身后传来,这种明显压抑住的脚步声让凌凡心下一跳,想也不想就往前一跃。

回头看去,只见一人提着匕首正惊讶地看着自己。

“你是什么人?”见对方提着凶器,不用说都知道是来者不善。

“你怎么发现我的?”这人大约三十余岁,表情模样相当普通,咋一看去就像路边普通的上班族。只是此时脸色古怪,似乎很奇怪自己怎么会失手。

凌凡指了指耳朵,自那种青芒出现后他的五感莫名其妙变得敏锐异常,刚才那细碎的脚步声换做以前的他真不一定察觉得到。

那人皱了皱眉头,然后一叹道:“看来我这段时间有点疏忽修炼了,连你这种普通人都能察觉到我的步伐了,也罢,回去后我就好好修习个半年吧。”说着他手一抖,那把匕首竟然如奔雷般射向了凌凡。

凌凡一惊,但不慌,头一侧匕首便擦着他的颈脖飞了过去。

那人一愣,道:“是个练家子?”

凌凡没有回答,这个人是来杀自己的,可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人,这人一见面就想杀掉自己,他的心里微微一沉,想到了那天医院中的,难不成这人也是那天中的一员?

“我就说嘛,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察觉到我的接近,这些家伙,竟然连这么重要的情报也报告我,对付一个练家子那么点钱可远远不够啊。”自顾说着,那人见凌凡躲掉他的匕首后表情不见丝毫慌张,反而更是戏谑地看着凌凡。

“你是什么人?”凌凡开口问道,听他的话貌似是被人雇来杀自己的。

“我叫山猫,其他的东西嘛,你就没必要知道了,过一会你就是一条死尸了。”山猫不知从何处又掏出了一把匕首,在阳光下眯着眼看了看刀锋。

知道今天一劫是躲不过了,凌凡认真摆起了个起手式。

看到凌凡的起手式,玩着匕首的山猫脸色微微一变,道:“虎形谭腿?”

虎形谭腿?凌凡微微一愣,这套架式是当初他在天凡市时一个公园里的老头教他的,学会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它叫虎形谭腿。

“你是蔡家的弟子?”那人有点忌惮地道。

凌凡脸色古怪,说真的他也不知道那老头是哪里人,反正当年他还小,因为那老头平时的作风他都一直色老头色老头地叫他。

看凌凡不出声山猫当他是默认了,微微一沉吟,道:“虽然你是蔡家的人,但我是杀手,既然接了客人的单,无论如何你也不能活着出去了。”

杀手么?凌凡脸色凝重地盯着眼前这人,这种传说中的职业竟然被他遇上了,这么一来凌凡更加确定这人是那些雇来杀他的了。

为了救周巧茹那个姑奶奶,还真的惹了个大麻烦呢,不过凌凡也说不上不后悔,要怪就怪自己是个烂好人吧。

再次一把匕首甩出,这一次匕首之快比之刚才那一下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以凌凡的反应也才堪堪躲过,但就在他躲过匕首的瞬间,他只觉眼前一暗,抬起头便见这人已经欺身压上,三把细长的钢刃从袖子中伸出直取他的咽喉。

一招“拿云式”扣住这人的手腕,凌凡正要发力掐断他的腕骨,忽然感觉手中的臂骨一抖,那人竟然轻而易举地从他的扣握中挣脱出去。

“好快的反应!好大的力气!”山猫脸上忌惮更甚,但目光却是兴奋异常。“看来这点钱接这单生意是亏大了!”

凌凡深吸一口气,对方貌似懂得一些他理解不了的武术招式,但他也不虚,因为他现在的力量和反应有多快说出来只怕都没人相信。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一股突然出现的青芒。

山猫嘿嘿一笑,再次出击,两只手臂的衣袖里,同时弹出了锋利的刀刃,凌凡快速闪躲,抓住机会就是一拳捣向这人的胸口。

没有料想中的骨骼碎裂声传来,凌凡一惊地向后退去就见这人手臂一甩,一把短匕再次从他的袖口中射出,凌凡一口咬住,剧烈颤抖的匕刃震得凌凡牙齿一阵酸痛。

“幸亏我练了点锁骨功,要不你这一拳下去我估计就交代在这里了。”山猫揉着胸前刚刚被凌凡打中的部位,可以看出凌凡那一下还是伤到了他,只是看起来并不严重。

凌凡有点难以置信,他说得是马戏团那种女生练得缩骨功吗?可那种东西怎么可能防住自己的拳力。

“点子扎手啊……”杀手冷冷地笑了笑,但也没有选择退去的意思:“外劲能达到这种地步,你应该是蔡家某个老家伙的关门弟子吧,如此年轻有这种成就,要是让你师傅知道我今天杀了你,估计他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杀我报仇吧?”

凌凡无语,他才不想承认自己是那个家伙的徒弟,那老头眉毛胡子都白了大片了竟然还天天在公园里调戏小姑娘,也就是他小时候,现在让他再跟在老头身边他自认是没那个脸皮了。

见凌凡没有说话,他也不再多说,袖子中再次飞出一把匕首,在凌凡躲避间两手的利刃连环地刺了过去。

似乎是知道凌凡的力气不同小可,每次他的招式不中立马抽身就退,绝不和凌凡纠缠。而凌凡也发现,每当他想拉近距离时,对方的衣袖里总会射出一把短匕,这人的匕首就像无穷无尽一样,在不算臃肿的衣袖中竟然不知道藏了多少把短刃。

对方久攻不下,但凌凡也无法速战速决,渐渐地,凌凡的心脏又开始刺痛起来。

云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灵宝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浙江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六盘水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咸宁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