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历史的尘埃 第四十二章 闭幕_1

发布时间:2020-01-17 09:32:59

历史的尘埃 第四十二章 闭幕

一张很俊美秀气的脸,哀伤中仿佛又很享受的表情,在薄嘴唇中支出两颗獠牙,一身白皙细腻的皮肤和纤瘦的肢体露在外面,糅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淫邪诡异的美感。他那双黑得发亮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小懿,好象是看一朵极美丽的花,又好象是在看一块很可口的点心。

小懿感觉到自己背心上正在暴起鸡皮疙瘩,这不是恐惧,还有彻头彻尾的恶心,绝望。面对这样一个怪物,她还能够做什么?怎么做?她想吐。

她深吸了口气努力静下心来,转身朝向瘫在地上的格芬哈特十七世和周围几个大臣做起了手势,口中诵念出了咒文。一阵淡蓝色的光芒在皇帝和大臣们的身上泛起,他们呻吟一声,立刻就可以动弹了。

小懿的额头上浸出了细汗,成功用出了本来并不擅长的水系群体驱散,但是她心中依然是一片绝望。这个小范围的群体驱散魔法已经让她感觉到力有未逮,而吸血鬼那将帐篷中的所有人定住的强力迟钝术却是举手即得。

“快把陛下带走,我在这里拖住他。”对克莉斯和那群大臣丢下一句,转身过来看着吸血鬼。

从她转身过去开始,吸血鬼就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动,没有对她毫无防备的背后出手,而是静静地等着她做完了这些事,重新转过身来。

“你的魔法很不错啊,既可以用火焰,也可以用这样小范围的水系驱散魔法,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让我惊喜一下呢。”德加尔并没有动,只是微笑着看着。笑容依然迷人,不过带点小孩在看自己玻璃瓶中捉来的昆虫垂死挣扎的那种残酷的笑意。

几个大臣扶着皇帝不知所措地寻找出路,帐篷门口有两个骷髅武士守着,而帐篷上被烧出来的洞则在那危险的吸血鬼身后。

“笨蛋。”情急之下小懿骂道。“拿刀把帐篷划破不就行了。”

皮革的帐篷被割破,一个大臣迫不及待地刚向外迈出一步,但是破洞里突然出现了三个巨大的狗头。大臣被一下拖了出去,惨叫声刚刚开了个头就被活生生扯成了三截,内脏和鲜血撒了一地。

皇帝和其他大臣被立刻吓得重新软倒在地,三头犬扔下了口里的肢体,一口咬向软瘫在地上的皇帝。旁边的克莉斯连忙抱住他往旁边滚开,险险地躲过了。

“小狗出去。只要守住不让人跑了就行,别打搅这里的优美气氛。”吸血鬼风度翩翩地挥了挥手,三头犬立刻退了出去。他黑宝石般的眸子一直盯在小懿的身上舍不得离开。他很优雅地作了个犹如邀请舞拌的姿势。“小姐,我们开始,可以吗?”

小懿瞪着他,咬紧了牙关,俯身从一个大臣身上解下一把长剑,在手里舞了几下摆开架势。

“希望你不要因为害怕而丧失理智和勇气,因为那正是你无比的美丽中最不可替代的一部分。”吸血鬼看着那把锋利的武器,笑了。

小懿没有吭声,冲上一剑朝他当胸刺过去。

德加尔微笑着张开了双手,以一个拥抱的姿势迎接这一剑。剑锋非常顺利地刺进了他雪白的皮肤,穿过了**,剑尖从他的背后突了出来。他脸上依然微笑着,而且双臂一收,像一个最热情的情人一样把将自己刺了个对穿的小懿整个地搂住了。

但是他轻松自如的微笑立刻生硬了,然后突然变得惊怒交集。

一声闷响之后小懿倒飞好几米远后摔在地上。她捂着自己的肚子像只虾一样弯了起来,痛苦把她的五官完全扭曲了。

德加尔没有理会把自己贯穿了的那把长剑,全神贯注地慢慢从那把剑的下方抽出一把小刀。那是把刚才还放在桌上的银质的小餐刀,现在已经连柄一起整个插进了他的胸口,被刀插中的地方正冒出一阵阵的烟。

‘当啷’。小刀终于被抽出体外扔掉,德加尔依然还是那副痛苦的神色。他用手捂着被刺伤的地方,渐渐那里不再冒烟了,他松开手,松了口气,顺手把长剑抽出扔掉。那里的皮肤看起来又是完好无损的了。

“第三次了。”德加尔看着还痛苦地缩在地上的小懿,脸上的表情不再那么轻松了。“如果是比我低几级的吸血鬼,这是死第三次了。那把小刀才是你真正的武器吗?长剑只是麻痹我的障眼法而已。”他由衷地叹了口气,再次赞叹。“你真是太厉害了。”

小懿还是卷缩在那里,纤细的身躯缩成了一团微微颤抖着,好象已经完全没有挣扎的余地了。

德加尔却并没有上前,盯着她看了一会,摇头说:“刚才那一脚很重,很痛吧?我万分抱歉.....但是你应该已经没事了才是。既然能够使用烈火魔墙和驱散魔法,那么应该治疗术也没问题才是......装成那样麻痹我,你有什么打算呢?等着我过去后近距离用魔法攻击?然后再捡些小餐具来攻击我?或许你在想,一个银质的小刀可以伤害到我,那么多插几把是不是更有效呢.......”他打了个响指,从帐篷的破洞中飞进两只阴魂来。“我现在已经不敢小看你了,你是我第一个不敢小看的人类女人。”

小懿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她头发已经凌乱,嘴角有着一丝血迹,绝望地看着面前那个把自己的企图看穿了的吸血鬼。

“啊。这样的眼神......”德加尔呻吟了一声,闭上眼,仰起脸,完全陶醉在自己那不知是心醉还是心碎的神情中。“这样一个美丽,坚强,勇敢而聪明的女子,终于为我露出了像手术刀下的波斯猫一样绝望的表情......美.....真是太美了。而我因为无法得到你,也只有将你吃掉。我真是太伤心,太无奈了.....你的这个表情,我的这一刻的感受,至少能让我铭记回味上百年。在我那无聊也无尽的吸血生涯中有意义的事物早已经没有了,只有这些凄美绝伦的惊情瞬间才是我值得追求的。”他一挥手,两只阴魂朝小懿扑了过去。

‘轰’。小懿发出一颗火球把一只阴魂那有形无质的身体炸碎了一半,但是只是一转眼的功夫那些白色的雾气又重新凝聚成了完整的外型。这些不死怪物并没有实质的身体,只是一团从人身体中提炼出的意念和魔法能量,不能把它一次彻底击碎的话它又能够重新凝聚起来。

一只阴魂已经抓住了小懿的手。这些怪物虽然甚至无法拣起一片树叶,但是构成身体的亡灵能量却可以阻止活物身体里的能量流动而使**麻痹。

两只阴魂将小懿牢牢地抓住了,她的身体立刻僵硬,连最轻的微动作都无法挣扎出来。德加尔走上前去伸手抱住了她,感叹着说“这样完美的女子,这样美好的鲜血,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再次品尝得到呢......”

小懿的脸已经雪白,牙齿死死地咬住了下唇,好象是在努力挣扎,又好象是在强忍着不要自己出声。还可以动弹的头颈发出阵阵颤抖,细长的双眼里所有的情感已经被恐惧和无助磨成了绝望,露出像即将被蟒蛇吞咽下肚的梅花鹿一样的将死的神采。

吸血鬼看着她脸上那绝望的表情,俊美妖艳的脸上表情陶醉又哀伤,仿佛一位沉浸在自己作品中的艺术家。他把自己的满是鲜血的双唇凑上了那雪白的颈项上,在细腻的皮肤上缓缓游走,抚摩,温柔感性得好象一个少年正触摸初恋情人的躯体。游走过的地方留下一道血的印记,周围皱起了细小的疙瘩。

终于他亮出了尖利的獠牙咬了下去。殷红的血立刻就从雪一样白的肌肤中涌了出来,流进了吸血鬼的嘴里。

“不要啊。”克莉斯哭叫着尖声喊。

但是另一声尖利的嘶吼声立刻盖过了她的尖叫。这巨大的声音几乎把帐篷里所有人的耳膜都刺穿。

发出这声惨叫的是刚才还那么优雅自得的吸血鬼。他的反应是如此的巨大,甚至连那两只阴魂也失去了控制。小懿挣脱了双手,捂住了自己流血的脖子。血管只是伤了一点,没有被咬破,她一用上治疗术就立刻止住了血。

所有的人都惊奇地看着那边正在又蹦又跳的吸血鬼。他现在却像一只被开水烫到的老鼠一样。

德加尔的嘴正在冒烟,不只是冒烟,他的下半张脸几乎整个都沸腾了起来。好象刚才他喝进嘴里的不是血,而是一炉钢水。他似乎想捂住自己的嘴,但是手又不敢真的拿上去。不只是表情,连他全身每一处皮肤和肌肉都因为巨大的痛苦在抽搐。

小懿惊奇地看着这个刚才还那样从容自得的怪物,迟疑了一下就立刻明白了。她把手腕伸到自己的嘴边用力一咬,鲜血立刻涌了出来,然后她冲到了正在嚎啕大叫的吸血鬼的身边把手上的血向他身上甩了去。

血沾在了德加尔身体上就像水滴上了灼热的锅一样,立刻沸腾起来发出滋滋的声音。剧痛狂怒下的吸血鬼突然一拳击中了小懿的侧腹,肋骨断裂的声音响起,她的人整个向后飞了出去撞在了帐篷上。

吸血鬼继续狂叫着。他突然捡起地上的长剑,一剑就把自己的整个下颚垛了下来。

德加尔像疯了一样,他继续挥剑砍劈着自己身上其他沾有小懿的鲜血的地方。每一剑下手都是那样地又狠又重,毫不吝啬地把一大片一大片的肉削下来,好像那是世上最可恶的东西一样。直到把所有沾有鲜血的地方都削下来,他原本纤细的身体已经千创百孔,残缺得几乎不成形状了。但是他那剩下的上半个表情却似乎松了口气。

砍下来的肌体继续被上面的鲜血腐蚀消融着,很快地就完全消失了。碰的一声,德加尔整个人都化作了一团雾气,然后又重新慢慢凝结起来。他重新凝结后的身体又恢复成原来那完整的样子了,只是显得很虚弱,似乎连站都站不稳了。

吸血鬼纵身一跳扑在了一个大臣身上,一口咬住了脖子猛吸起来。刚才那优雅的风度已经完全不见了,他四肢张开跪趴在地上,动作就像是一只奢血野兽,进食的时候他的目光也警惕着眨也不眨地看着倒在那边的小懿。而吸食鲜血时候饥渴的表情则像饿了几十年的狼一样贪婪狠毒,妖艳秀气的面容已经完全扭曲得妖异狰狞,仿佛恨不得一口就可以把嘴下的那具躯体吸得精光。

那位可怜的大臣只哀号了半声,四肢像蛇口中的青蛙一样抽紧了一下,随着血色在他脸上的飞快减退,整个人就苍白软瘫了下去。

德加尔起身又飞扑向另外一个大臣,鲜血从他嘴边一直挂到赤露的身体,在他白皙的身体上更显红得触目惊心,他细长的四肢紧紧搂住怀中的猎物,像是一个奇怪巨大的白色的蜘蛛,血在他口里猛烈的抽动发出很大的呼噜声,狰狞和恐怖在他身上被显现得无与伦比。终于有人禁不住又开始大声哭叫起来。

吸完了三个人的血之后,德加尔似乎终于恢复了元气,重新站了起来。但是他依然警惕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小懿,不敢轻易贸然接近。

危险。吸血鬼心中泛起了久违得几乎要遗忘的恐惧。那些血里面不知包涵了什么力量,完全和他的体质相排斥,效果比最高级的圣水还要强烈几十倍,几乎将他整个身体的构造弄得完全崩溃。

德加尔皱眉仔细看了看,小懿似乎确实晕过去了。他刚才剧痛之下的一拳绝不是人类的身体能够承受得了的。他指挥着一个骷髅兵走上前去。小懿依然没有反应,德加尔下了个手势,骷髅兵举起了手里的刀。

“住手啊,谁来救救我姐姐。”克莉斯站了起来,尖叫着好象要冲过来。

德加尔皱了皱眉,连手势也不用,克莉斯就在迟钝术下像截木头一样立刻栽倒在地。

女人真是无知的动物,姑且不论这对白是不是无比庸俗老套,至少可以肯定没有任何实际的效果。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什么能够让他住手,有什么能够来救的?他手指一挥,骷髅兵的刀落下。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轰’的一声巨响,真的有一道黑影冲破了帐篷飞进来把那个骷髅兵撞开了。

吸血鬼又惊又怒地看过去,才发现这千钧一发之际飞进来救下人的黑影居然是三头犬,或者说是三头犬的尸体。

三头犬原本狰狞巨大的三个头现在只剩下半个了连在身体上,有两个已经完全不知所踪了,脖子那里只剩下些破破烂烂的肉片。

“我来迟了,大家没事吧。大家放心,怪物都已经被我解决了。”一个男子从三头犬撞出的破洞中走了进来。

所有人都望向这个如同及时出现而且说着救世主般伟大话语的人。但是看起来这个却好象比吸血鬼还恐怖。他就像在血中浸泡过再晒干了一样满身都是凝固了的紫黑色,整个人散发出浓烈的腥臭味,身上到处都是不轻的伤口,而且气喘吁吁,已经好象连站都不大站得稳了。

阿萨目瞪口呆地看着帐篷里奇怪的场景。

所有人都像死青蛙一样或躺或趴在地上动也不动,其中有几具苍白诡异的尸体,大多数人看样子还活着,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比死了还难看。而站着的却是两只骷髅,两只阴魂,还有一个全身**,身上嘴上全都是血的年轻人。他无论如何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和主教大人计划中安排的完全不一样。

在主教大人的计划中,那些亡灵怪物只是出来伤几个侍卫,吓吓皇帝陛下和那些使节大臣们而已。但是他刚刚到达这里的时候就发现原本应该在里面大闹的怪物们居然全都在外面而且还好象是在巡逻警戒,看到他接近才发疯似的攻击过来。

“外面的骷髅僵尸都被你消灭了吗?”这个年轻人看着他,有点惊异地问。

“对啊。”阿萨很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个全身**的年轻人对他点点头,仿佛还有点欣赏似的笑了笑,说:“看样子你很厉害嘛。我里面忙着,都还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动静。”

大概是三头犬的死状还有吸血鬼那一句‘厉害’的评语,让人对这个刚刚出现的新的救世主充满了希望。有几个趴在地上的大臣看到了他那身虽然全是血污而且破烂无比的神官装束,突然杀猪一样地叫起来:“神官大人救命啊,他是只邪恶的吸血鬼,快消灭他救我们啊。”

德加尔叹了口气,转身过去一脚踩在其中喊得最大声的一个求救者的肚子上。

噗的一下,血肉内脏四处飞溅,吸血鬼的脚全都踩进了大臣的身体,几乎踩得穿了过去。但是大臣的手脚还在抽搐乱动,还能够发出已经不大像人的惨叫。

德加尔往他头上又加了猛烈的一脚,这才安静下来。吸血鬼淡淡说:“我说过叫你们不要吵的。还有我忘了告诉你们,我讨厌别人帮我作介绍。”他使劲用脚碾压着下面的骨头碎片的声音让帐篷里又重新完全安静了下去,恐怖的威势再一次把所有人都完全压倒,连挣扎的意图都不敢兴起。那边被解除了迟钝术的几个大臣和皇帝也完全不敢动弹,如同蛇口下的青蛙。

吸血鬼?阿萨倒抽一口凉气,退后一步。差点想转身逃跑。

从魔法学院领取的只有一只三头犬,四个高等僵尸,十来个骷髅武士,两只阴魂。这些是阿萨和侯爵一起去亲手取出来的,他们绝没有再抓什么吸血鬼,魔法学院的地牢里好象根本也没有这种怪物。即便有,他们也绝不会更绝不敢去抓。虽然教会的归类方法中把吸血同骷髅僵尸一起鬼归到亡灵怪物,但是事实上却绝非如此。就好象同是血肉之躯,但人和虫子绝不是同一回事一样。甚至严格说来,这些怪物在身为人的时候都优秀之极,不少还是精通魔法的大师。

阿萨已经无暇去想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这个怪物了。刚才在外面对付那些僵尸骷髅的时候已经把所剩不多的体力更消耗得差不多了,而一路上使用的治疗术,还有最后炸飞三头犬的那一记火球也让魔法力没剩下多少。按照他自己的判断,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转身就逃。

真的逃吗?不可能。这么危险的情况,虽然皇帝陛下好象也可以不管了,这些王公大臣贵族们更不用说,但是有一个应该在这里的人却绝不能不管。

阿萨暗骂侯爵那个多事鬼,他紧张地看了看,终于看到了远处地上的小懿。她的脸色依然还上红润的,没有那几具尸体的那种透明的苍白,看样子只是晕了过去而已。

阿萨松了口气,但是马上又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因为那只全身**,看起来只是个白皙纤瘦秀气的小男人的怪物正用奇怪的眼光从上到下地打量着他。

“奇怪,奇怪。”吸血鬼的眼神上上下下地在阿萨身上转来转去,好象他是一个漂亮女子而且也是全身**的一样。“虽然现在很虚弱,但是看得出身体素质和魔法能力都应该很不错啊。身材模样也还行......按照道理来说,是应该让你做我的第一号手下的......但是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很讨厌呢?”

“彼此彼此。我也很讨厌你。”阿萨拼命用冥想法去调节身体,想趁这些废话的机会多恢复点体力和魔法力。

“大概是你不符合我的敏锐的美学直觉吧。”德加尔得出了结论,轻轻地伸手一指,宣布了这个讨厌的人的死刑。“所以你去死吧。”

“彼此彼此。我也想杀了你。”阿萨咬牙切齿地回答。不过他不是愤怒或者激动,而是在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在脑筋里回忆各种传说上,想想到底有什么办法才能对这怪物造成伤害

太阳?现在就正是正午。十字架?连骷髅和阴魂都不会怕那玩意。大蒜?难以想象这种天天都在吃的东西也能克敌制胜驱邪除魔保命求生......而且现在哪里去找?

他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德加尔的手一挥,帐篷口的那两个一直像两个摆设一样没有动弹的骷髅动了。不是普通骷髅那种笨拙的动作,而是灵活得像只猴子般纵跳着飞扑了过来。空中漂浮着的两只阴魂就也朝他冲了过来。

这几个僵尸和骷髅远不是维德尼娜在低语之森时随手造出的那种劣等量产货可比的,而是早期的死灵法师们花费大量工夫精制的武士。如果不是这样侯爵也绝不会就只让这几个来袭击围猎的王公大臣们。

阿萨一剑就把一个骷髅劈得完全散了架。不过同时另一个骷髅的锈刀在他的背上留下了一道很长的伤口,这种怪物力量不太强,武器也并不锋利,所以伤口并不深。刚把险险地这另外的一具骷髅砍碎,阿萨猛然看见吸血鬼正朝那边地上依然晕倒的小懿走去。

“你要干什么?我在这里啊。”阿萨大喊,手忙脚乱地一个滚地躲开了两只阴魂,朝吸血鬼冲去。

“我知道。不用心急,等会就轮到你了。”吸血鬼看都没看他,只是单手挥了一个手势,嘴里念了几个单音节的咒文。

乓的一声响,阿萨狠狠地撞在一面不知何时出现在前面的冰墙上,寸余厚的冰墙粉碎,他觉得自己的骨头似乎也都碎了。他被弹得摔倒在地,两只阴魂恰好从他头顶掠了过去。

吸血鬼继续朝那边走过去,顺便还拣起了地上那把小懿刚才用来刺穿他的剑。他没有忘记那个奇怪的女人,那才是真正危险的对象。虽然她已经动弹不得了,也许已经死了,但是他不放心,他要过去亲手砍下那颗美丽的脑袋,亲眼看着那危险奇怪的血流干,浸进地里。对了,刚才那漂亮的女孩好象是她的姐妹,不管这奇怪的体质是不是有血缘的关系,也一定要一起杀掉。

漂亮的女人固然是可爱的,美好的,但是不过是玩物,道具而已。该杀的时候绝不能他也绝不会手软。

但是他刚才那撞在冰墙上摔得昏七素八的家伙一爬起就跌跌撞撞地朝他冲了过来,甚至没有管后面追来的两只阴魂,大喊一声抬手一剑朝他刺来。

虽然这个人很虚弱,刚才这一下也撞得绝对不轻,现在连脚步都有点踉跄,但是这一剑却极为凌厉。把所有的力量和速度都贯注了的一往无前的剑势。这居然是要以命拼命,同归于尽的一剑。

德加尔嗤笑了一下,毫不理会即将到身的长剑,抬手一剑反刺。

他不怕拼命,甚至很喜欢别人来拼命,因为他根本就无命可拼,拼掉的只会是别人的命。

两把长剑几乎同时刺入两个胸膛。德加尔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对方的剑锋在自己躯体里穿过,这种感觉他已经感觉过很多次了,有种类似吞下整颗冰凉的小果子的味道,相比之下,他更喜欢手里传来的切割进一个活生生的**的触感。这个人的肌肉很紧,甚至从剑锋上可以感觉得到那肌体充满活力的搏动,不过这搏动立刻就要消失了。德加尔很有点享受这样的感觉。

两个人碰在了一起。剑锋同样地都透过两个躯体,都在背后穿出一截剑尖,不过一把上面带着鲜红的血,一把却依然亮得一尘不染。

“蠢货。”德加尔很不屑很鄙视地看着面前这个蠢笨到自己送死的下等生物。但是他看到的却是一张绝不像是发觉自己自投罗后的脸,没有丝毫恐惧和临死的绝望,那满是凝固了的血污的脸甚至因为斗志的烧灼而扭曲得狰狞起来。

这个已经被长剑贯胸的人伸出手抓住了吸血鬼的脖子和肩膀,那两只手那么有力那么坚定和活力充沛,十根手指几乎活生生地抓进了他的躯体里,然后猛力地扯动着他的身体,将两人站的位置颠倒了过来。

这时候两只阴魂已经扑了过来,和改变了位置的德加尔几乎挨到了一起。

‘轰’,整个大帐篷被这个发自内部的巨大爆炸扯成了满天飞舞的碎片。地面上躺着的人多半都被震得滚了出去,还有几个挨得近些甚至被气流卷得飞了起来。被震晕震伤的足有十多人。

两只阴魂苍白无质的躯体在这猛烈的魔法力和气流的风暴中显得比纸片还脆弱,一瞬间就被拉扯得支离破碎失去了魔力整体的结构,顷刻间就烟消云散了。

如雨般落下的满天的皮屑中,一把剑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这是刚才还插在吸血鬼胸口中的那把长剑。吸血鬼已经不见了,连一丝躯体也没留下。

另一把剑依然还在阿萨的胸口上,剑尖依然还是从他的背后透出。他也被那一下爆炸炸得飞出老远,躺在地上动也不动,脸上那充满斗志和力量的表情已经是一片死寂。终于露出了一个被长剑透胸而过的人应有的,也是唯一能有的表情。

但是他突然又慢慢地动了起来。他很缓慢地,很吃力地伸手抓住了胸前的剑柄,然后非常小心地一点点地从自己身上把剑抽朝外面抽。

这把剑与其说是从他身体里刺了过去,不如说是‘穿’了过去。挤进胸口肌肉间的缝隙,挨着心脏和肺,从几根大动脉的旁边擦肩而过,只伤着了前胸和背后的几处肌肉而已。

阿萨终于要承认在山德鲁那里干了那么久确实不是白做的。天天看着那老头把人的器官从身体里取出放进像耍玩具一样,虽然他没有这种奇怪的兴趣,但是耳濡目染之下也对人的身体构造了如指掌。而且冥想术的精修让他对自己身体的每一部分的感觉都非常地敏锐,每一条肌肉和脏器的位置,状态他都非常地清楚,甚至还可以做稍微的挪动,这才可以让他这一次危险之极的行动得以成功。他在迎着剑锋向前而去的时候已经调整了自己的位置,让那把剑能够从自己的胸口上‘透’过去。

他憋住气,连呼吸都不敢,紧紧地握住剑柄很小心很缓慢地朝外抽。剑锋正紧挨着一根大动脉,甚至每一次心脏的搏动都可以在那层管壁上留下一次很微弱的伤痕,只要这个伤痕再大一点,深一点,一旦突破了那层脆弱的防线,血立刻就会像喷泉一样往外面喷射。

终于把剑从身体里拔了出来,阿萨长舒一口气。胸口和后背仍在流血,幸好只是肌肉的损伤,现在他已经连最微弱的治疗法术都用不出。不止如此,大概好几天之内他都用不上魔法了,刚才这一记火球差点把心肝脾肺肾里面的所有精华全都一起逼着喷了出去。

他直到现在为止也还想不出到底吸血鬼有什么样的弱点。但是不管他究竟哪里‘弱’,全都给他炸个稀烂后总不会再‘强’了吧。

一阵‘滋滋’的声音传来,阿萨转过头一看,本应该被炸得稀烂的吸血鬼正抱着一个贵妇,只是两口就让这个营养品苍白干瘪了下去。

“好厉害,好危险,好危险。仓促间的分散聚合费了我不少力气。”德加尔丢掉尸体站起来,伸出舌头舔了舔嘴上的血迹。他的舌头很尖很长,鲜红的全是血迹,和他白皙的皮肤形成触目惊心的鲜明对比。虽然不停地称赞着对手,但是他的态度却很轻松,那轻松迷人笑容都又完全恢复了。“其实我很想再看看你还能玩得出什么花样的.....可惜你现在身体就像张干了瘪了的空口袋。”他鲜红的舌头朝阿萨勾了勾,笑了笑。“不是吗?”

“是.....”阿萨只有承认,确实如此。虽然体力和斗气还有着点,但是对这样一个怪物有什么用呢?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脸色正在转青,恶狠狠地看着这个怪物。“操。你这混蛋难道真的杀不死吗?”

“死?这对我来说是个虚词。”吸血鬼慢慢地朝他走过来,优越感和得意洋洋在这样一个全身**的怪物身上显得很古怪。“但是你马上就可以很切实地感觉到了.....”

在那边躺在地上的克莉斯终于缓过神来了,大喊起来:“那个怪物怕我姐姐的血......”

德加尔脸色立刻一变。

然后阿萨脸色也跟着变。他变是因为看见吸血鬼的脸色在变。

听起来匪夷所思,不怕刀剑不怕魔法的吸血怪物会怕一个人的血。但是吸血鬼的反应至少这说明确实是有这回事。阿萨丢下一句:“蠢女人,怎么不早说。”转身就朝那边躺在地上的小懿跑去。

但是吸血鬼更快。他没有使用魔法,也来不及使用,他只是一缕轻烟般闪了一下,他出现就在阿萨的前面迎面一拳击来。

不能躲,也不能让,一让开吸血鬼就有了使用魔法的机会。阿萨尖号着:“滚开。”也迎面一拳击了过去。所有的希望都在这一击上面,他把所有的斗志和力气全都凝聚在拳头上。

并不是很清脆响亮的声音,吸血鬼那看起来又白又优雅的拳头已经像脆苹果一样地碎掉了。阿萨的拳头去势不减,直接击在了他看起来很瘦弱的胸膛上。

十几根肋骨一起断裂的声音响成了一个,两个身影骤然分开,一个身躯倒飞出去着地然后滚了好几圈。

德加尔怔怔地看着自己只剩几片肉挂在上面的手腕,然后低头再看自己的胸口,他的肋骨没有断,而是和周围的皮肉一起碎得稀烂,那一拳在他胸口上留下一个几乎穿过去的大洞。

他再看向那个被自己一记膝撞撞得肋骨断了飞出去滚地的对手,摇头,赞叹:“居然还会使用斗气.....会使用魔法的武者我以前可是听都没听说过。你好象还是神官?如果再能够使用高深点的白魔法,就连我都有点害怕你了。”吸血鬼缓步走了过去,抓住了阿萨的衣服,单手就将这个比自己高大得多的人提了起来。“不过可惜啊,所以我就更要杀死你了.....”

但是吸血鬼却看到这个奄奄一息立刻就要死的人居然在笑。有点讥嘲,有点轻松,好象还有点高兴。那怎么看也不是一个知道自己即将死的人的表情。

德加尔很奇怪,但是他绝对不担心这个人还能玩出什么花样。这个人确实已经耗干了所有的魔法,斗气和精力,他那一下全力膝撞足可以撞死一头牛,这个人能够剩下半条命已经是他身体非常地结实了。至于这里其他的人几乎都不能动,即便可以动的也绝不敢动。

排除了所有可能产生的变数,他很放心皱眉问:“你笑什么?”

“我笑我太苯了。”这个人还在笑,而且越笑越高兴。看起来不是苯,简直是疯了。

“你苯?为什么我觉得你是疯了呢?”吸血鬼问。

“我现在才发现,其实我很容易就可以对付你的....”这个肋骨都断了,说话都很费力的人还在笑。

吸血鬼一笑,问:“那么我请问你,你要怎么对付?”他把另一只手按上了这个已经疯了的人的头,只等着听到最后的回答然后就像西瓜一样把他的头捏碎。

这个人张口了,却并不是回答,而是一大口血喷了出来。

血在嘴和肺的大力挤压下成了雾状,而这个人在喷的时候刻意地还转动了一下脖子。血劈头盖脸地喷了德加尔一头,一脸,一身。然后一声无与伦比的尖叫立刻从德加尔的嘴的发了出来。

吸血鬼原本小巧玲珑的嘴现在张大得一直裂到耳根,仿佛不张这么大就不足以发出这样的叫喊。他面前的阿萨的耳朵鼻子眼睛立刻就被这声尖叫震得溢出了血。这个声音仿佛可以把人直接刺穿。地上被迟钝术束缚着的人全都用出了全身的力气抬动自己的手去捂耳朵。

但是德加尔的尖号只持续了一半就哑了,他丢下阿萨,踉跄着要去拣地上的剑,但是手刚刚伸出,立刻就断了下来,喷在他手上的血已经把那里的肢体完全腐蚀烂了。

他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他的脸和喉咙都完全成了一锅正在沸腾的浓粥。那些血不止是在表面腐蚀,还在千方百计地往他身体里面钻,把里面咬得稀烂。他的颈项几乎已经被腐蚀得快断了,完全变形了的脑袋已经耷拉到了肩膀上。刚才那纤细白皙的身体已经和那些腐烂得快支持不住形状的丧尸一样歪曲瘫软,而且还在不断地飞速地崩溃,

终于他倒了下去,似乎最后还想蠕动一下,但是连最微小的动弹都无法控制了。不过只转眼间这个怪物就像烂掉的草莓一样软瘫,变形成了一摊烂泥。然后这堆烂得不能够再烂下去的东西继续枯萎着,萎缩成了一堆灰尘,然后彻底崩塌,在空气中消失了。

直到过了好一阵子,人们才相信这个怪物是真正的已经死了。

所有瘫在地上的人都站了起来,施术者已经死了,他们身上的迟钝术终于解除了。帐篷里立刻开始乱作一团,哭喊的,尖叫的,大叫去找卫队牧师来的,更多的则是围着皇帝保驾。

阿萨躺在地上听着周围的慌张喧闹,他想挪到小懿的身边去,但是却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治疗魔法无法使用,身上的伤势实在太重,连意识都开始模糊了....突然一阵脚步声走过来,看来终于有人过来理会他了。

不过这个人走近了却先用手指捅了捅他,正好戳在伤上,他痛得不禁叫了一声。

“哦,你还活着啊。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呢。”一张有些狼狈但是依然漂亮清丽的脸凑了过来,居然是克莉斯。

阿萨吃力地说:“你这笨蛋怎么不早说。早说他受不了你姐姐的血,我早就知道怎么对付他了。”

“你说谁是笨蛋?”克莉斯又戳得他叫一了声。“这么吓人的场面,只有我居然还能够想起提醒你这不是已经很了不起了吗?刚才那怪物还差点咬了我一口呢,你看看这里,差点就死了。”她指着自己脖子好象在炫耀自己的徽章,白色的肌肤上留有两道浅浅的血痕。“这样我都可以临危不惧,你再看看其他人,不都被吓傻了吗?没有我的提醒,大家都死定了。我这不是很了不起吗?”

“好好,你了不起。”阿萨吃力地点头。“你姐姐怎么样了?没事吗?”

“还昏着,不过比你好,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那就好.....”阿萨终于昏了过去。

广宁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高密市结核病防治所怎么样
广西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临沂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雅安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