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万界武器店 第一百五十七章 曾经浅湖入海流

发布时间:2020-01-14 10:19:52

万界武器店 第一百五十七章 曾经浅湖入海流

“明天就要打仗了,唉……”

年迈的狮人战士倚靠在粮草车边上,他的身边同样有着一个年纪相仿的狮人战士,他们都是这部队中的老兵了,随军征战多年,对于这种军旅生涯已经习惯了。

他身边的那个狮人战士看了他一眼,笑道:“你这老家伙不会怕了吧?”

年纪大了,心中仅剩下的也就只有那么一点荣耀,听见老伙计嘲笑自己,老狮子也有些不高兴,扬了扬头,不屑的说道:“哼,你开什么玩笑,只不过是打一群猫崽子,我怕什么?”

可说完,他的语气又低落了三分,喃喃自念道:“可是啊,自从和总领大人一起征战四方,就感觉……现在打仗没有以前的那股热血劲儿了,我这老骨头,两年都没有动一动我的大斧了。”

他身边的老伙计淡定的看着他,又是莞尔一笑,说道:“安分一点有什么不好,咱们这支军队在别的部族,那可都是传说,难道你非得再丢只眼睛才甘心啊?”

他语中之意不可谓不有道理,那老狮子的左眼,在六年前与熊人的战争中,被敌人投掷的长矛划伤了,眼球整个都废掉了,也算是一个光荣负伤的老兵。

老狮子的脸上又一阵憋红,开口争辩:“好是好……可……”,‘可’字后面的话,却是说不出来了,一只常胜的军队,还有什么想要争辩的呢?莫非真要想老伙计说的,把右眼也丢掉,做一个见不得光的瞎狮子,还无儿无女的,谁能照顾他啊?

想到这里,老狮子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看着黑夜中飘荡下来的雪花,那只完好无损的右眼中,满是失去了什么东西的失望之色。

许久,他才开口道:“老土,这场仗打完了,我想去申请离队……”

“哼!随你……”

他那老伙计一横眼,很是不情愿的哼了一声,曾经沧海难为水,曾经的战士也已经几近荒废了,尽管他们现在是一生中最为光荣的时候,那‘战无不胜’的招牌高高挂起,但是无论如何,都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快活。

不过……两人的眼睛很快都看到了一个矮小的身影,那只有不到一米八的个头,在这个平均身高两米以上的部族看来,那就是一个女性的身高,但是这人穿的却是一身男子的军装,老狮子的眼神中露出了一道怀念的感觉。

“这小子倒是勤奋,哪像咱们两个老家伙,就只会偷懒啊?”老狮子看着那不急不缓穿梭在一辆辆粮草车边的身影,语气之中稍有自嘲。

他的老伙计却没有这么想,只是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诶,也是上进。”

这已经是很中肯的评价了,像这样子的新兵,多的是,努力、努力、再努力,然后他就会发现,在这个部队里,其实很多事根本就用不着努力,没几天,那些新兵的热乎劲儿过去了,也就成了他们这种偷懒级的老兵,不过……在这玛塔利安,只有狮人进攻别人的份,还真的就没听说过有人敢于着手进攻狮人族……

那是不要命了的做法。

若不是有那么一群‘反战派’在中间挡着,狮人族早就已经将兽人世界征服了,到时,狮人的王族就会得到‘兽王’的称号。

不过,这‘反战派’敢挡在狮人的征服路上,也是因为它们同样有着强大的实力,若是狮人的动静太大了,一不小心打草惊蛇,让反战派一齐进攻,如果真到了那样的局面,狮人族怕是成不住的。

因为在已知的反战派中,就有着一百六十多个部族的联合手印,若是再加上一些零零散散的小部族,那样的军队一齐讨伐狮人,狮人族都撑不住三天。

至于狮人族的肆虐,‘艾兰蒂亚’已经成为了一个压倒性战争的代名词。

‘艾兰蒂亚’四个字已经成为了神话一般的存在,她就是胜利,就是征服。

不过,相传这个‘艾兰蒂亚’其实并不愿过问政治,也不管敌人是是谁,她只是一个纯粹的战斗狂而已,只要有机会打架,她就去,无论大的小的强的弱的,完全是率性而为。

也正是因为她的存在,才没人敢找狮人族的麻烦,毕竟这个煞星可不会管你究竟是处于什么原因,你动我的人,占我地盘,我揍你……

这也导致了狮人族部队在一定程度上的放松警惕,更何况这里……这可是‘艾兰蒂亚’大人亲领的部队,那帮猫崽子听了都并不知道逃到那个犄角旮旯躲着去了,还有胆子来营地闹事儿?

这次出动的狮人战士并不多,不过有一千人而已,但是在军力上,狮人族的一千军力,足以顶的上雪猫族八百军力的数倍有余,这场仗若是没有艾兰蒂亚的领导,也绝对不会输给雪猫族,甚至都不会损失多少兵力。

所以说这场仗……纯粹是因为艾兰蒂亚闲的没事干手痒痒了,不然哪家的军队总领会因为一个小部族而亲自领军出战。

白起早就已经看见那两个人在看自己,这两个老狐狸一样的眼神把白起吓得浑身冒冷汗,匆匆走过,怀中的锻天散发着一阵金光,不过却是被厚厚的衣服给掩盖了下去,白起小心的走着,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着急,但是这样,白起仍旧感觉自己的动作有些僵硬。

一步步的踏在雪地里,白起让自己尽量避开巡守的视线,那两个老狮子在议论他的时候,他都没有发现。

这里的粮草车,足足有八车,部分都是一些肉干或是白米,收到锻天内的白米,白起也拿了一些看,长得不是很好,零零碎碎的,并不饱满。看来在这个世界,这种东西都被当做是军粮了,毕竟几碗白饭占的地方,可比一些肉类要剩的多。

狮人族不像白起所熟知的人类,他们吃起肉来,就像白起吃饭一样简单,并不会因为吃了几块肉就饱了,肉干在他们看来也是一样。

收了六车的粮食,白起搓了搓手,这即将完成任务的喜悦感让他想笑,懒散的狮人并没有一个在认真的巡逻,这也给了白起作案的机会。狮子本身就是一个懒惰的动物,更别说在这夜晚的时候了。

飘着雪的夜,格外的安静,白色将世界笼罩,寒冷无声的侵入,这样的气氛中,只有一阵又一阵的疲惫感袭来,层层倦意将巡守们的耐性消磨干净,几乎都没有了走动的身影,纷纷都找了个安静的地方等待着长夜的来临。

白起悄悄的挪动着身子,锻天的适用范围大概在一米多一点的距离,所以他必须要靠过去,这一手偷梁换柱的手法非常的完美,白起心中好笑,他估计这群狮人只有到明天早晨的时候,才能发现他们的粮草已经变成了一车又一车的碎石与雪球……

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小兵的所作所为,因为白起的行动,在他们看来,不过是走过路过而已,并没有什么太过出格的举动,根本就是一个热血新兵在恪守军规,严格执行命令而已,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相信过不了几天,这家伙就会变得和他们一样。

最后一道工序做完,白起拍了拍自己躁动的胸脯,挎着大刀缓步向别处走去,他的眼中搜寻着四处的巡守,尽量避开别人的视线,小心翼翼的,溜走了……

没有人觉得奇怪,大多数都以为他只是去小便,或者不好意思在前辈面前偷懒,到别处去了。

唯有那老狮子后知后觉的耸了耸鼻子,略有疑惑的自言自语道:“这家伙身上有股怪味儿……”

他的老伙计满不在意的说道:“呵,你个老变态不会喜欢小鲜肉吧?肯定是那小子不爱洗澡,没什么大不了的。”

老狮子眼神有些涣散,想了想估计也是自己想的太多了,便没有在意,继续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发呆,任由那白色的雪花飘落在自己的脸上。

“喂,老家伙,有酒,喝么?”

老狮子低下头,看到是那个熟悉的酒壶,种种回忆充斥了脑海,抬起手就要去接,却又停在了半道,随即,又将手伸了过去,摘开壶嘴就灌了下去,一股浓烈的酒香顺着他的喉咙滑下,但是这一口喝过,左眼又有些微微作痛,老狮子咬了咬牙,却是一声不吭的将酒壶递了回去。

“哟?今天怎么不怕眼睛痛了?”那老伙计看着他,仰头一笑,继续去喝那浓烈的酒,仿佛火烧的感觉,这才是真的可以称得上是‘酒’的东西,不像那些商人卖的果酒,酸了吧唧还没没啥酒劲,喝了跟没喝一样,这酒喝下去,才是浑身舒坦。

身上的寒意瞬间被烈酒逼了出去,身上的体毛下都流出了细密的汗珠,老狮子甩了甩头,两根小辫子从皮甲中甩了出来,他憋了半天才喊出了一个字。

“爽!”

相反,白起现在并不是很爽,大雪天的,还要在雪地里换衣服,怎么都有些难受,他的身体距离在这零下好几十度的环境里裸奔还有一段距离,好在,这兽人的衣服很好穿,白起随意的套在身上,至于那件从狮人战士身上扒下来的衣服,白起早就已经还给他了,走的时候也是刻意的营造了一下乱糟糟的脚印,最后跳到树上离开,明天早晨的时候,这场大雪能够掩埋他的大部分行踪,相信不会被对方追查出来。

不过……这倒是白起想的太多了,谍战片看多了都会有这样的后果,就算对方不知道是他做的,也是会去进攻雪猫族,知道了……更是憎恨于他,左右都是跟他有仇,他大可不必废这麻烦。

换上了雪狐族的衣服,这兽人的衣服啊,无论哪里都好,防寒做的也不错,可惜……都是开裆裤,翘臀上总要有个洞,白起曾经邪恶的想着,有没有人把这裤子反过来穿……呵呵,那就很厉害了。

远远的再望了一眼远处的狮人驻地,白起心中放下了一块儿大石头,接下来只要全力守住冰封峡谷,他们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虽然白起并没有想到什么可以出奇制胜的好办法,但是对于他来说,暂时的缓解就已经足矣。

狠狠的攥了攥拳头,白起心中喃喃道:为了朋友们……

“主公,您变了……”龙玥坐在白起的肩膀上轻声说道,这话一出,白起顿时一头黑线,脸上有些苦涩,尴尬的问道:“你……一直都在啊?”

龙玥并没有回答白起的问题,在她看来,主公就是主公,并不会因为男女之别就让她对白起产生什么芥蒂,她是白起灵魂之上的凝聚出来的灵魂,是白起在武器殿中苦修多年的心血,说到底,就像女儿一样的存在。

渐渐的回归了本来年纪的白起,想到自己被一个女孩儿看着换衣服,关键是换下面的那一条的时候还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的时候,脸上就臊的荒,也不敢去看龙玥了,他看看天色,笑道:“该回去了……现在回去还能歇息一会儿。”

依然,龙玥只是坐在白起的肩头,但是她的心中却不像是表面那般平静,对于白起的变化,最为开心的人,绝对是她。

这个世界上没有比龙玥与白起的关系更加亲密的人了,哪怕是在白起原本时空的父母也是一样,因为龙玥和白起,在一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是,本就是一个人。

只是龙玥在归刃的神力影响下,有了一些变化,在那变化之上,又有了她自己的灵智,有了她自己的感情,但无论如何,主体依旧是白起,一切因他而起,龙玥的所愿,也只为白起一人而想。

但她是一把枪,一把神兵谱上的枪,一把被神兵谱冠名‘万军之势’的神枪,她渴望着战斗,渴望着为主公征战天下的那一刻。

也正是因为这种后天形成的感情,才让她对白起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并且是……尤为坚定的。

贵阳脑癫医院电话号码
郑州银屑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甘肃看癫痫病价格
贵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