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戛纳口味有点重血腥情色惊悚7年来从未这么集中

发布时间:2019-05-17 15:08:59

小编导读:从今年戛纳电影节的颁奖结果来看,金棕榈口味没有大的变化,看中的仍是严肃的社会现实题材。

从今年戛纳电影节的颁奖结果来看,金棕榈口味没有大的变化,看中的仍是严肃的社会现实题材。但是记者同时发现,进入戛纳官方评选或两个平行单元的参展片,让人恶心的重口味之多是7年来罕见的。本届戛纳电影节上,“吃人”的电影就有好几部。

丹麦的酷导演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这次有点玩过了,在《霓虹恶魔》里,有一段妖娆的模特吃了人后吐眼珠子的镜头。

《玛·鲁特》里的吃人就没这么含蓄了,一家人捧着一个鲜血淋淋的大盆子,里面就是带血带肉的人骨头,然后在那里啃。

除了血腥,情色、强暴、性爱裸露,在今年的戛纳也比比皆是。朴赞郁的《小姐》就是一部情色片,连保罗·范霍文的《她》里面也多次出现强暴画面,还有女人生孩子的全过程,在《保持站立》里放了一遍,在西恩·潘《最后的模样》里又放了一遍。

根据记者多年采访经验,每年戛纳都有重口味片子,这些片子经常成为那些动辄两三个小时以上的长镜头、慢节奏艺术片的“调味品”,不过,金棕榈则从来不会给它们。

而今年来戛纳的重口味片子显然是多了点,其中有随机原因,就是都凑到一块儿了。此外,也与69岁的戛纳急切标榜“除了对大师名导,还有新锐前卫的”大有关系。

因为比戛纳“门槛”稍低的柏林、威尼斯,近年冒出不少新人佳片。尤其是柏林,近年的金熊片如《一次别离》等都成为全球范围认可的佳片。

戛纳也急需网罗新人和有才华的导演,特别是“酷”导演,才能保持老大位置不变。

重口味片子本身就是一种电影类型,确实也有导演能够将重口味拍得非常艺术,堪称佳作,今年的《她》就是如此。不过是佳作还是恶趣味,确实也比较难把握。

好了,让我们提前看一下,这届戛纳有多“恶”,不是专业研究电影或心理学的医生,还是绕着它们走吧。

重口味指数第一名:《霓虹恶魔》

丹麦酷导演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的新片《霓虹恶魔》,拍的是一个16岁姑娘怀揣模特梦想来到洛杉矶,随着她迅速走红后,招来了两位同行的嫉妒及一位女同性恋化妆师的追求,这三个“恶魔”结果竟然是把她吃了。电影中有大量血腥镜头,包括剖腹、下体流血、奸尸、还有吃人……影片在视觉方面很有创意。

重口味指数第二名:《玛·鲁特》

《玛·鲁特》很怪诞,人物的舞台戏剧腔很重,外形性格也奇奇怪怪。片子讲了一个海滩谋杀案, 玛·鲁特与来度假的一个贵族家庭的女儿恋爱,但因对方母亲反对,竟然也把她打晕,弄到渔网里,准备宰宰吃了。不过最后人性未泯,还是把刀俎上的恋人扔到森林里,最后恋人还是被救出了。

重口味指数第三名:《生吃》

这又是一部“吃人”电影,是女导演Julia Ducournau执导的第一部长片。电影有着独特的女性视角,探索了身体及肌肤,欲望及动物性冲动。

重口味指数第四名:《保持站立》

这部法国导演阿兰·吉罗迪的新作里,有不少裸露镜头,甚至还有女人自然生孩子整个过程展示。片中男女的性取向,也是说变就变。据说,这是导演想构想的“大同世界”,就是男人随时可以爱女人,也可以爱男人。

重口味指数第五名:《小姐》

韩国名导朴赞郁改编自英国小说《指匠情挑》,背景设定为20世纪30年代日本殖民统治期的朝鲜,讲了一个在欺骗与阴谋中,小姐与女仆相爱,为逃出魔窟历经曲折和艰险的故事。片中两位女主角的性爱镜头比比皆是,大段激情戏尺度堪比《阿黛尔的生活》。记者 陆芳

红皮银屑怎么看 怎么诊断出红皮银屑病患有癫痫病都有什么症状牛皮癣饮食宜清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