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魔法专修学院 学院篇 第七十章 秘密永远的深埋

发布时间:2020-01-17 23:34:26

魔法专修学院 学院篇 第七十章 秘密永远的深埋

“嘎吱~”纳丁的屋门被人推开,春风得意的乔治搀扶着一个老头走了进来,看着纳丁那半死不活的样子,他从没如此扬眉吐气过。

“上使大人,您要找的人就是他。”老头松开乔治搀扶着他的手,他右手拄着拐杖,头发和胡须已经完全花白,两眼浑浊,浑身的气势内敛,看似就像一个人畜无害的小老头。

老头看着纳丁,声音嘶哑地说道:“你刚刚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正如你所想的一样,我们的目的就是你手中那把钥匙,能打开新世界的钥匙。”

纳丁恍然,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就有了解释,亡灵教会的人狼子野心。如果让他们来主宰这个国家,那必将生灵涂炭,一切化为灰烬。

“就别让我自己动手了吧,乖乖把东西交出来,我放你们俩一条生路。”老头没有咄咄逼人的气势,就像是在与朋友拉家常一般,“如果你实力没有受损,我或许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如今你这模样,任何的抵抗都没有意义。”

纳丁注视着他的眼睛,叹气道:“成王败寇,如今我没办法与你们争斗,但是你们确实是来晚了,真是可惜了。”

“你什么意思?”老头追问道。

“看见地上的盒子了吗?”纳丁的眼中露出苦涩,老头也跟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东西早就被人暗中掉包了,我现在也不知道东西在那,更没有办法把东西交给你。”

“你个老东西少在这里装蒜,随便拿个盒子在这里胡诌,你以为我们会信了你的鬼话?”乔治气急败坏道。

老头手虚空一按,乔治立马闭上了嘴巴。

“我敬重你是个人物,所以才亲自上门找你讨要,如果你敢骗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老头的眼神很恐怖,如果真的把他当做一个普通人那可是要吃大亏的,他左手泛着白光,“我再问你一次,东西呢?”

纳丁沉默不语,安东尼撇了他一眼,“要杀要剐来痛快点,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再怎么问也是白问。”

乔治靠了上来,谄媚地对老头说道:“大人,把他交给我,我肯定会帮您问出您想知道的东西。”

乔治说完恶狠狠的看着纳丁,这么些年一直被他压了一头,受了一肚子怨气,如今当它逮到机会,他要狠狠的报复一番,严刑逼供之下,不信撬不开他的嘴巴,这样既报了私怨,还能办好了共事,一举两得,岂不美哉。

“不用了。”老头淡淡的应了一句,作为刑堂的长老,他可比别人拿手多了。

“既然你不说,那我只好自己来拿了。”老头手中泛着白光,慢慢地靠近了纳丁的额头。

“住手!”安东尼爆发出自己所有的力量,他不允许别人在他的面前杀掉自己的朋友,“滋滋~”蓝色的电弧从他的魔法杖中激射而出,直达老头的面门。

老头连脸皮都没眨一下,乔治的右手拦住那电弧,他嘲弄的看着安东尼,“这么多年的了,你还是卡在这个境界,寸步未进,而我却不是以前那个我了。”

一股完全凌驾于安东尼的气势从他的体内升腾而出,安东尼心中大骇,“怎么会这样!”他本以为自己有一战之力的,但是感受乔治已经达到了他从未达到的境界,那种深深地无力感压得他仿佛要窒息一般。

“想不到吧,今天只能让你尝尝亡灵魔法的滋味。”乔治已经完全背叛了学院,成为亡灵教会的一员,自从他体会到亡灵魔法带给他的好处,他就欲罢不能,短短半个月就让他踏入了他从未到过的境界,所以他现在是死心塌地的跟着老头干了。

“背叛了当初的承诺,而且去给亡灵教会的人当狗,真是可悲。”安东尼自知自己已经没有了生路,自己知道了秘密,他们肯定会杀他灭口的,所以他也放弃了抵抗,肆意的嘲讽起乔治。

乔治敏感的神经被刺激到,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他恼羞成怒,“既然你想快点死,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乔治的手中一团白光,那是他在上次学院和亚当大战之后,收集的亡魂,通过秘法可以将他转为生灵之力,然后为自己所用。

这就像是一场祭祀,把生灵献祭给那传说中的魔神,然后获得亡灵的力量,可以看做是等价的交换。

“去死吧!”

安东尼脚下出现黑色的漩涡,五级魔法师面对魔导士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他只能看着自己一点点的陷入漩涡之中,毫无办法。

与其同时,老头的手已经按在了纳丁的额头上,曾也是一代霸主的纳丁,如今成了砧板上的鱼肉,那魔蛊与他体内别的毒物勉强维持了他的生机,这魔蛊毕竟是远古时的魔物,老太婆也只能延缓,不能根治,体内的内耗让他的身体与精神,甚至比普通人还要差,老头对付他就像是对付蚂蚁一样简单。

精神识海被破开,老头的手一拉,纳丁的魂魄就被拉了出来,魂魄已经黯淡无光,老头咂咂嘴,“这魔蛊的力量真是霸道,堂堂魔导师竟然都成了这副鬼样子,真是可惜。”

用鼻子一吸,纳丁的魂魄就顺着老头的鼻孔进入了他的身体,纳丁的记忆碎片自然而然被老头所吸收,这种搜魂术极为霸道,中者魂飞魄散,但是也有很大的副作用,就是记忆不会很完整,所以在老头的搜索之下,他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

乔治手中握着安东尼的残魂,他不会轻易的杀掉他,他要让他在死之前好好尝尝那生不如死的滋味,自从接触了亡灵魔法,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做事与行为越来越不人道。

“大人,东西拿到了吧,您可得在会长大人面前好好美言几句啊。”如今除掉了两个心腹大患,心中说不出的畅快,之所以纳丁的那些徒弟会叛变,是因为他们早就成了被人操纵的傀儡,灵魂早就成了老头的食物。

他以前是一心想挤掉纳丁,然后自己做到那个梦寐以求的位置,但是跟在老头身边这段时间,他早就有了更大的野心,小小的一个学院院长怎么能满足得了他,他的心里早就有了更大的目标。

“噗嗤!”

乔治还在那畅想自己的未来,但是下一刻就瞪大了双眼,不解的看着老头,“你……”

老头的手洞穿了他的心脏,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乔治的呼吸越来越紧,他绝望的看着自己的胸口,理想与现实让他猝不及防,从天堂瞬间跌落到地狱,亡灵魔法师只要心脏还在跳动那就还有解救的余地,但是老头却不给他这个机会,乔治的右手紧紧抓住了老头的衣袖,“为……为什。”

乔治还没说完最后一句话就咽了气,他只想当一条忠诚的狗,到死他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你没做错什么,杀掉你我还挺可惜的,但是这次没拿到钥匙,总得有个人来承当,你说是吧。”

乔治的双眼已经没有了神采,没办法回他的话。

老头抽出自己的手,然后清理掉手上的血液,大手一挥,安东尼和乔治的灵魂就从空中飘起,从鼻孔钻进了他的身体。

灵魂上的雀跃,让他身体抑制不住的抖动了一下,这么多年他吞噬了无数的灵魂,熟悉的感觉让他乐此不疲,没有比这更痛快的事情了。

但是,事情变得棘手了啊,就算是找到了替罪羊,但是东西没拿到手,唯一一个知道内情的人还死掉了,早知道不杀他好了,但是后悔已经晚了,还是想想该怎么办吧。

...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开始还威风凛凛,霸气无比的老头,如果却跪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身为刑堂的长老与会长的接触自然不会少,女子一向说话语气冷淡,但是老头刚才能明显从她的话里感受到愠怒。

老头大脑疯狂的运转,他必须得找个借口,把这件事圆过去了,但是当他抬头看了一眼那女子,已经编好的借口却只好烂在肚子,“那人……我给杀了,用搜魂术查看了他的记忆,没有找到钥匙。”

“干得好,干掉漂亮!”女子轻飘飘的声音从他的耳边飘过。

“属下惶恐,属下知错,属下办事不力,还请您责罚!”

“我一向赏罚分明,你这次办的糊涂事当然要罚,我要你明白你现在身上的重担,可是关乎着我们教会的兴亡,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拿不会钥匙,你就别回来了。”

光幕渐渐淡了下去,女子的身影也越来越模糊,“这次你长点记性,没有下一次了。”

女子的声音在空中消失,老头暗自松了口气,这次逃过一劫,但是下一刻他就睁大了眼睛,“啊!”

老头大吼一声,那种灵魂一刀一刀被切割的感觉,像是一道酷刑,任凭他挠破了皮肤,也依旧无法减缓痛楚。

像是无数只蚂蚁在啃咬他的身体,那种感觉来得越快去得越快,当他缓过来时,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鲜血染红了地板。

他勉强扶着地板爬起来,牙齿在一起打架,上次被罚还是在他刚入会的时候,多年的养尊处优让他早就忘记了这种感觉,如今在试一次那滋味真是无比酸爽。

“MD!”他啐了一口,捡起地上的拐杖,出了屋门。

重庆妇儿医院正规吗
重庆华肤医院咨询电话
安顺哪家公立医院治癫痫最好
贵阳癫痫治疗的医院
深圳看妇科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