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父亲发帖欲杀女

发布时间:2019-07-12 23:51:32

父亲发帖欲“杀”女

做父亲了,我却很痛苦

在15∶∶30期间,胎监显示孩子的胎心率有问题,但主治医生一直没有采取紧急措施处置,我们提出疑问时,他们称是胎监机器有问题,直到晚上另一名医生发现不妥后,医院立即让妻子去产房实施紧急剖宫产,但孩子在子宫内缺氧太久了,救出来后已经成了脑瘫儿。 吴样胜

背景:3月23日,因妻子薛艳预产期超过一周还未见宫缩,在广州打工的吴样胜将妻子送到东莞石龙医院待产,主治医生却建议其顺产。当日下午,医院在给薛艳注射催产针后发现,胎儿出现胎心率过低的异常情况。

新法制报:女儿刚生下来,就被送去急救,你有心理准备吗?

吴样胜:女儿刚生下来就被送去急救,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实情。医生跟我说了情况后,我一个人偷偷地躲在角落里哭。岳母打问宝宝的情况,我也不敢跟她说实话。给朋友发短信时还没事,可接到后眼泪就止不住地留下来。做父亲了,我却很痛苦。

新法制报:宝宝叫什么名字,是你取的吗?

吴样胜:吴宝琨,我妻子起的。宝和琨都有美玉的意思,我们希望她被雕琢成晶莹剔透的 美玉 。

新法制报:现在谁在照顾小宝琨?

吴样胜:我妈妈从余干老家过来了,孩子由她在照顾。我和妻子已经恢复上班了,我们要挣钱给孩子看病,不能光花不挣。

新法制报:你和妻子的收入够支付女儿的治疗费吗?

吴样胜:我在一家外企做品质管理的工程师,但月收入只有3000多元,我老婆工资才2000多元。我们每月就挣这6000元钱,可宝宝的医疗费一个月差不多就要7500元,我们不吃不喝也不够用。

我和宝宝一样输在起跑线上

今天(7月8日)女儿快满4个月了,在广州儿童医院门诊5楼体疗室里面,我看到那么多脑瘫的儿童在艰难地做着体操,努力康复。而此时,女儿乖乖地躺在我怀里,睡得很甜美。在不久的将来,她的状况将会是这群孩子中最严重的一个。世界上最痛苦的父母都在这里,孩子痛得眼睛流泪,父母疼得心里流血。 吴样胜

背景:在女儿出生的4个多月里,吴样胜和妻子带着去了上海和广州的儿童医院,看过很多专家,得到的回复都是孩子没得救了,在广州的一家医院,来自加拿大的专家给小宝琨做了评估,称 孩子康复的希望很渺茫 。

新法制报:医院对这件事是怎么处理的?

吴样胜:医院开始给我打说和我协商解决这个问题,但谈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什么实质进展,最后他们竟然说医院没有过错,建议我走司法途径。

新法制报:同医院协商不成后,你又是怎么做的?

吴样胜:无奈之下,我们在医院门口进行了 和平示威 ,虽然我们很文明,但是依然有一个同事被医院保安掐了脖子,双方差点打了起来。

新法制报: 示威 起作用了吗?

微店如何开店
如何制作一个小程序
怎样创建微信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