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极品相师 041 原来是你

发布时间:2019-09-25 18:06:33

极品相师 041 原来是你

午饭后,唐振东被安排在宾馆休息,下午六diǎn,是省委省政府为他安排的正式晚宴,

“來,唐英雄,为了你这次的英雄壮举,干杯。”王天林端起酒杯,第一个就敬唐振东,因为今天在座的唐振东是主角,名副其实的主角,

“王书记,客气,客气了。”唐振东也并不是个沒见过世面的人,齐仁达是省委一把手,而这个王天林充其量在省委算三把手,而且唐振东见过齐天成,陈汝阳等等一大批国字号领导人

极品相师  041 原来是你

,对于王天林这样的副部,也沒多少的感觉,

“送这些可怜女子回家的后续工作,还要麻烦王书记了。”唐振东侃侃而谈,

“好説,这都是应该的。”

“对了,小唐,你是哪里人,有对象了沒有啊,我们广东的好姑娘到处都是,不论是想找个富豪之女,还是官员之女,我都可以给你安排。”王天林也很八卦,八卦后还不忘懊恼,“哎,可惜我是个儿子,要是个闺女,跟小唐可真是般配。”

唐振东呵呵一笑,自己是干什么的,説好听的谁不会,自己跟着老叶学了这么长时间忽悠人,哦,是学了察言观色,你这么大的领导能招自己为婿,哼哼,除非太阳打西边出來了,现在社会讲求的是强强联姻,门当户对,纵然不找让自己女儿攀个高枝,起码也不会委身下嫁,这是人类社会的自然规律,

别説你生个儿子,就算真的生了个女儿,也绝对不会下嫁自己的,

唐振东心里鄙夷王天林的口不对心,听他説他有个儿子,于是习惯性的朝他的面相看去,王天林的子女宫,左右丰隆,对称,很显然是个儿女双全的模样,但是他为什么説自己只有个儿子呢,

子女宫,位于人的泪腺及卧蚕部位,左男右女,而王天林这么看來,一定是有儿有女,

他是不好意思説自己有个女儿,怕下嫁自己,这也太荒谬了吧,要知道在座的不少都是省级领导,你王天林几个儿子,可能有人不知道,但是绝对有人知道,自己摆这么大乌龙,他这是要干什么,

突然,唐振东脑海中一闪念,似乎想到了王天林的意思,王天林的儿子可能是他正牌子的老婆生的,但是女儿却很有可能是他的私生女,现在当官的,谁沒个七奶、八奶的,

这太正常了,尤其是对于王天林这样主管组织宣传这样的要害机构的领导,

“呵呵,王书记説笑了,王书记从面相上來看,应该是有个十岁的女儿的。”

王天林听唐振东这么一説,心里就是一惊,他当然不会不知道自己的私生女多大,但是对于唐振东能一口説破自己有个私生女,而且还准确的説出了年龄,这怎能不让王天林吃惊,

“这,这,小唐,你是不是搞错了。”王天林辩解道,

“呵呵,也有可能搞错了,不过王书记如果真有失散的女儿,不妨寻找一下。”唐振东説起看相,他可以説非常有经验,而且从來就沒有説错的时候,所以,唐振东这话尽管是加了可能,也许等词,但是他的语气却是非常的自信,

“哦,这,这,我下乡的时候,也犯过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我再去查查,去查查。”王天林抹了一把头上的汗,

“恩,不过,王书记我开个玩笑,你怎么当真了,哈哈,玩笑,真是玩笑。”唐振东笑道,

王天林见唐振东眼中促狭的笑意,他可不会真的认为唐振东在跟自己开玩笑,

“不过王书记,那个什么,就算有女儿,咱们的婚约也可以取消,十岁也太小了,我恐怕等不及,哈哈哈哈。”

唐振东言罢哈哈大笑,调戏贪官,是唐振东最爱干的事,这些喝人血的东西,唐振东对这些人沒有丝毫的好感,

王天林看唐振东的样子,虽然在陪着笑,但是却是有些恨的牙根痒痒,这小子也太不识时务了,我虽然在礼贤下士,但是你似乎真不知道自己跟我的差距,你以为你救了几个被拐骗的少女,就狂到这个程度了,妈的,早晚让你好看,

不过王天林并不是个莽撞的人,他知道有很多深藏不露的人,也有不少人喜欢扮猪吃老虎,王天林能坐到这个位子上,他自然是个心机深沉之辈,自己就算要报复,也不能赶上这个节骨眼,自己因为心胸狭窄,报复了一个刚刚解救了二百多被拐少女的英雄,

恐怕这才是最大的,一个完全可以把自己毕生努力化为乌有的大,

“对了,小唐,你会看相。”王天林不动声色的打探唐振东的底细,

“我的一个忘年交,喜欢钻研这个,我也就顺道跟他学了两手,不过水平稀松平常,这不就让王书记见笑了。”

唐振东打着哈哈,

王天林一听唐振东的话,他心头就是一松,身份太高的人,虽然也都认识几个风水相师,但是他们却永远是雇佣关系,永远成不了朋友,因为身份是最大的问題,

这是王天林的认识,

“小唐,其实我也会diǎn看相,我看小唐你不应该是个简单人。”王天林斟酌着説道,

“哦,怎么个不简单。”唐振东嘴里问着,心中已经笑开了花,他心道,你跟我玩这个,你也不看看这都是当年老叶玩剩下的,让你捡起來了,你这不是看相,而是用言语套话,哈哈,

不是个简单人,这话当然对了,别的不説,单説自己从一百多黑龙会武士手中救出了这么多女人,就很不简单了,试问,这种事有几个人能做到,大家都做不到,我能做到,当然是不简单,

“我看小唐你仪表堂堂,一定是个一身正气的好儿郎。”

唐振东心中真是要忍不住大笑了,相貌堂堂这个自己不好自己评论自己,但是一身正气,却是谁都能看的出來,试问如果不是一身正气的人,谁会闲着沒事救这么多人,还把自己陷入危险之地,

“过奖,王书记,过奖了。”唐振东把握到了王天林所谓的看相的本质,説一些好听的,让人不自觉的飘飘然,然后从心里认可他説的话,因为他并沒有説谎话,而且还是专门捡着你喜欢听的説些大实话,人当然会从心里不自觉的相信他了,

“小唐,我説真的,可不是过奖。”王天林一本正经,脸上沒一丝笑意,仿佛自己説的真是那么回事一样,“对了,小唐,我怎么感觉你有diǎn面熟呢。”

“大众脸,大众脸。”唐振东自谦道,

唐振东越这么説,王天林越是感觉唐振东有diǎn面熟,突然,王天林脑中灵光一现,想起了自己在哪里见过,先前前鲁省军区司令员王义的孙女,还有鲁省省委书记齐仁达的女儿,在广川被人下了降头术,昏迷不醒,广川市委,还有广东省委都急疯了,因为王义和齐仁达都足够分量,他们的小辈在广川地界上被人下了降头术,这可不是小事,就算王义已经赋闲养老,沒什么权力,但是军中故旧仍旧不少,齐仁达虽然是鲁省省委书记,他虽然官大,但是却管不到广东省,但是别忘了,齐仁达的家族势力庞大,齐家老爷子是硕果仅存的老一辈革命家,不论是中央如何换届,谁做了主席,总理,他们都会去第一个拜会齐家老爷子,向他请教治国方略,

这样的人,谁敢得罪,恐怕就算是一号长,二号长也不敢轻易得罪齐家的,

后來,有个青年,走云贵,下湄公河,终于找到了下降头的那个降头师,找到了解救两女的方法,

就因为这事,在广东省委省政府上层,谁不知晓,大家纷纷赶到庆幸,因为起码人在广东地界上沒事,他们自然沒什么关系,后來由省长带队,加上省委副书记王天林一起去向齐仁达的女儿和王义的孙女,表示了慰问,也见到了唐振东这个救人的英雄,

不过唐振东身份太普通,王天林见了后,自然就忘了,这次他突然灵光一现,想了起來,

“小唐,你认识不认识鲁省的齐书记。”王天林不敢确定,还是问问的好,

“哦,齐书记,见过几面。”

唐振东这么一説,王天林才敢确定,原來这就是那个去千山万水寻找降头术解救法的少年,

广东经济达,但是越是经济达的地区,就越是对鬼神之説越是迷信,就好比越是地位越高的官员,越是相信风水相术,是一个道理,

王天林也是风水相术的崇拜者,听到唐振东竟然敢去降头术甚为达的东南亚,公开的挑战降头术,而且还能带回來解救的方法,这不禁让王天林对唐振东不敢小觑,

王天林倒吸了一口冷气,原來真的是你,

听到这里,王天林心中不敢对唐振东有半分轻视,感情人家也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就在王天林想东想西的时候,唐振东却一直感觉心中有diǎn别扭,好像什么事忘记了一样,

广东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广东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广东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广东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广东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