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山水】月满西楼(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9:06:19
一、此夜登楼,小谢清吟慰白头
月升如钩,满楼清辉的月芒散遍,银装素裹,不尽的清寂与孤凉。
吟着诗,白发苍颜的女子,踏碎了这席地的月华,月华碎,碎的却那般自然。
凭栏而立,这西楼被一堵墙隔绝,墙的那边是灯火辉煌,夜夜笙歌的未央宫,欢声笑语。
未央宫的南方,是清森,素淡的冷宫,隐隐绰绰传来呜呜的哭噎声。
这红墙绿瓦里,从来都是只听新人笑,不听旧人哭的,世情皆凉薄。
她却是一个异类,一个不会住在未央宫,也不会在永巷的女子。
“咕……咕……”酒壶里的酒被她全数灌进。
“咳……咳……”呛得满脸酒渍,好不狼狈。
若是历过前朝的宫女,便会知道,这个原本长袖善舞的女子,是不会借酒浇愁的。因为,她本就是一个嗜酒如命女子。
酒催红颜老,这个白发苍颜的女子,今年不过三十九,却已历过三朝风雨。

二、南枝可插,更需频剪

二十年前,秋箬颜初见许柯桑。那一日,金銮大殿上,她挥着流云水袖,步履虚浮,如驾云端,红玉膏却遮不住她脸上那醉颜酡红的面颊。
水袖飞扬,身子伏了下来。渐渐的竟没了动静!
许柯桑起身,来到她身前,食指轻轻勾起她泛红的面颊。一阵刺鼻的酒味扑面而来。
“扑哧!”他禁不住笑了,这样的女子啊!怎样的特异?
女子杏目闭,呼吸平稳,竟是睡着了。
他一把抱起女子,去了储秀宫,那一夜,他留在了那……
后来,她成了他的醉妃,她笑着说,日后定要酒不离身,才对得起这么个封号呢!
不知她是本就嗜酒如命,还是较了真,此后当真酒不离身了。
两度春秋。
秋箬颜慵懒如猫,亦聪慧如猫。
渐渐的,许柯桑越发的宠爱她,甚至在批阅奏折时,亦准她倚靠在一旁,呼呼大睡。
许柯桑动了动被她枕的发麻的手臂,旁边的女子,一倾斜,靠在了案上。
“皇上,门外大臣求见。”有宫人来报。
许柯桑起身,宫人唯唯诺诺的跟在身后。
大殿外,却无一人。
那宫人眼里有凌厉的光芒,银光一闪,袖中抽出一把匕首,直刺面门。
许柯桑一惊,左右躲闪,口中并大呼着侍卫!
“哗!”一刀割破面颊,留下一道血红的印记,血蜿蜒而下,狰狞了他的脸。
侍卫此时冲了上来,擒住刺客。
“留他性命,交大理院好好审问。”许柯桑冷冷的吩咐。
殿内,一道极细的银光闪过,刺客脑门上沁出一丝血迹,一探,气已绝。
许柯桑一叹气,颇为恼怒,却马上想起暗器飞来的方向。
“箬颜!”许柯桑大喝一声,推开大殿门。
秋箬颜依旧伏在案上,双眸紧闭,额上血流满面。
许柯桑一惊,奔到她面前,还好气息平稳,只是被打晕了。
蓦地,他发现一旁的行军布阵图不见了。
秋箬颜在一日之后转醒,问她可曾看见什么,她只道当时醉了,睡得迷迷糊糊,之间,一阵剧痛袭来,她更是人事不知。
许柯桑在一旁苦笑,负责调查此事的大理院官员林英听了,只得干瞪着眼,却无可奈何。
刺客已死,现场也没有什么蛛丝马迹,此事便悬了。
渐渐的,许柯桑便病了,太医说是急火攻心。
大理院加派人马大力追查。
秋箬颜也一改平日慵懒之态,彻夜不眠的细心照顾着许柯桑,整个人都消瘦了下去。
许柯桑看了心中不忍,劝她回去休息,自有宫人照顾,可她却倚在他身旁,不做声,之后,继续没日没夜的照顾他。那双漂亮的丹凤眼里布满了血丝。
谁知,这一病,竟没再好过。
夜。
昏迷了一日的许柯桑醒来,面色不快,看着伏在一旁的秋箬颜,面色不快。
沉睡的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也睁开了眼,“皇上,你醒了?”女子迷蒙的双眼带着丝丝喜悦!
“是啊!你不高兴了吧!”
女子一怔,彻底清醒了过来,“你都知道了?”许柯桑面色更显苍白,原来都是真的,本还奢望这不过是一个误会,谁知,这一切全都是真的。
“为什么下毒?”许柯桑感到自己整个人陷进了柔软的棉絮内,再无一丝力气。
“我的父亲才是先皇的长子。”秋箬颜平静的陈述。
“你父亲?”许柯桑皱眉。“你父亲是大哥?”
秋箬颜点头,“我是他失散多年的女儿!”说完,端起一旁早已冷却的药,“该喝药了!”
“你当真要我喝?”许柯桑抓着她是手,神色悲戚。
她撇过脸去,“该喝药了!”
许柯桑看着她冷漠的面颊,吃力的端起药,一饮而尽……

三、莫待西楼,数声羌管

永历五年,琴帝驾崩,留有遗召,膝下无子,立梁王许端砚为帝。
不久,许端砚宣布秋箬颜为纯絮公主,正式改名为许箬颜。
许端砚正是秋箬颜的父亲。
永历八年,许箬颜远嫁齐国和亲。
新婚的夜里,大红的灯笼照得天际发红。
“啊……”一声尖锐的叫声从新房内传出。
当众人匆匆赶到时,一股浓郁的花香飘荡在空中。
满身红嫁衣的新娘面色苍白的昏倒在地上。
齐国苍老的王者,双眼暴突,死不瞑目。
太医上前查看,全身上下无一处伤口,竟是吓死的。
冰凉的液体泼在昏睡过去的人身上。
许箬颜惊醒过来,双手乱挥舞着,恐惧的望着前方,毫无焦距,口中大声的叫着,“鬼……鬼……”
好半天,情绪平静了下来,神色却萎靡。
新婚的那夜,她静静的等待着新郎前来掀她的盖头。
可,盖头掀起了,眼前出现的人却不是齐王,或者说,不知道是谁。
因为,那人的头颅已经不见了,衣领上空荡荡的,就那么站着。
她吓得来不及尖叫就昏迷了过去。
暗夜里,许箬颜静静的坐在琦玉宫,身后,慢慢走进一个男子,一个全身裹黑的男子。
“琪迭。好大的胆啊!你不怕连我都被你吓死么?”许箬颜秀眉倒竖,恼怒至极。
“箬颜,你胆子那么大!怎么会吓到呢?”那男子浅浅的笑,似乎根本不在乎她的恼怒。
“那株曼陀罗,你处理了?”许箬颜撇了撇嘴角,怨念的看着琪迭。
“恩!”琪迭轻轻点点头。
“下次行动的时候告诉我,不然,有你好看的!”
琪迭笑着允了,一跃身,离开。
许箬颜在第三天的时候,便被齐国新一任的王送回了梁国。说是克夫,这样的女子留着不吉。
日子平静了一年。
徐国使者来访,说想要与梁国联亲。
许端砚只有许箬颜一女。
无奈之下,许箬颜又踏上了和亲之路。
新婚第二日,徐国便传出消息,梁国的纯絮公主,刺杀徐国皇帝,未果,被挫骨扬灰。
徐国联合齐国,一起进军梁国。
然而这场战争却没有打起来。
梁国突然抓到了真正谋杀齐王的人,正是那日那名黑衣男子,琪迭。许箬颜也出现在了梁国。
许端砚向外公布了徐国的阴谋,那琪迭是徐国大将高惜军高额聘请的杀手,杀死齐王,正是为了挑拨梁国与齐国的关系。
许箬颜一直泛白着脸,不发一声,冷冷的看着高吊在城楼上早已没了气息的琪迭。
转身,便已泪流满面。
前几日,在徐国那男子还神情自若的对着她笑,说,当月满之日,他便娶她为妻。
谁知,突然有蒙面人绑了他与她。
当取下眼上蒙着的黑巾时,她便知大事不好,因为,她回到了梁国。
琪迭主动交代了一切,他暗杀了齐国国君,正是受徐国大将军高惜军的指使,此次,许箬颜远嫁徐国,也是他的计谋。
一切与许箬颜无关。
可,谨慎如许端砚,终是不肯完全相信琪迭的,何况许箬颜与他已有十多年未见,她凭的,不过是肩上一个梅花烙印。
翌日,许箬颜便被送上西楼,说是纯絮公主禁不住连连打击,自愿的入住西楼,终生不出,日日与酒为伴。
其实,许箬颜真的不是所谓的纯絮公主,她本是徐国一个小村落里,貌美如花的女子,被选中,送到了琴帝的身边。

四、雁字归时,月满西楼。

银月如钩,却钩不住,恋人的心。
白发苍颜的女子怔怔的望着北方,远远的天际,有大雁飞过,扑腾着双翅,飞往南方。
雁字归时,月满西楼。莫名的想起李清照的这句词,远方,隐隐绰绰,有男子的脸浮现,还是那样轻佻的笑,还是那样冷峻的容颜,误她一世。
“啪”用力的将酒壶摔了出去,瓷片夹杂着水流四溅。
夜,寒彻骨,许箬颜紧了紧衣襟,起身,回了阁楼。
一切皆已结束。

共 29 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月满西楼】这篇传奇小说,透过传奇女子的沉浮人生,描写了充满腥风血雨的宫廷纷乱,她在歌舞升平中醉态让皇帝不禁心生怜爱,而皇帝最终因宫廷积怨,死在醉妃之手;她又以公主的身份远嫁和亲,却出了人命,而凶手却是她的情人;情人为了保护她,揽下了所有的罪责,最终被吊死在城楼上,她只有冷冷地望着这个,曾经答应娶她却离她而去的人泪流满面悲苦一生。小说故事结构紧凑,主线清晰,围绕一个传奇女子跌宕起伏的经历,反映了宫廷纷争的惨无人寰;首尾呼应的凄凉的场景,烘托了主题:王权时代,岂有弱女子得到爱情的权利,孤苦一生是那个时代红颜女子命运写照。推荐共赏!问好作者!【山水神韵编辑:春华秋实】
1 楼 文友: 201 -12-01 10:58:29 小说用凄凉的笔调再现了旧时代,弱女子孤苦一生的凄清命运!问好佛见欢!创作愉快!立可安吃多久才有效果
怎样调理小孩脾胃虚弱
冠心病的气功疗法
小孩眼屎多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